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原创]梦里云华之深闺柔肠
林婷玉姣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2006-12-16  

[原创]梦里云华之深闺柔肠

第一章
   
病美人

夕阳西坠。晚饭过后,房里热气闷燥,外头却是阵阵凉风。

我出门散步。

 

 

她比我小一个月,可没有人把她当成肖家的五小姐。

我走在这条路上,慢慢的步子。她显然发觉了我,转过头来。

黑又亮的大眼睛,好漂亮。可惜嘴巴显得大了些,嘴唇又厚,双唇竟有些合不上似的。

整体五官,与美沾不上边。

四姐。她低着头柔柔叫道。

嗯。我点点头扶着丫环从她身边走过去。

她是不吉祥的人。

她出生的那天,奶奶莫明其妙的死了。

她是多余的。

家里兄弟姐妹一个个都长得白皙不凡,就只有她一个人黑乎乎的又丑,父亲都怀疑她娘偷汉子。要不以她娘的姿色加上父亲的英俊,为何却生下一个丑陋的她呢?

我不知不觉的叹了口气。

 

 

小姐又要生病了。

我锁着秀眉,自五岁起,每年春秋换季我都会生病请医吃药的。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娇气,每年生病是因为我太娇气了。我淡淡一笑。

小姐以往每年都是这样,只要叹口气,定是心口觉闷了,隔不了二日就病了。

我愣愣的站住了。是这样吗?

我生病就是因为叹了口气?巧玉这丫头,定是在胡说八道。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次日我真的病了。

巧玉被母亲叫去了。

身上的虚汗,窗外的燥热,让我的心无法静下来。

兄弟姐妹及姨娘们一波接一波的来看我,吵闹极了,我心更烦。

我吩咐巧金,再有人来看我,就打发说大夫说了要静养,夫人也交待了不让见人,十天后才让我见人。

五天后,我病好了。

在房子里呆了五天,早就闷了,懒懒的拖着脚步出门。

还是顺着五天前的那条路走。

巧玉阻拦的叫了我一声,小姐。

嗯?我应着。

小姐,我们不要往这条路去了。上次从这里回来就生病了。

病现在不是好了吗?

小姐。巧玉拦不住我。

上次,经过篱香阁时,她在门口眺望夕阳,又似乎在期待些什么来临。

这次,经过篱香阁,大门似一个哑巴又苦难言般的紧闭着。

妹妹,我站在院外敲着门叫喊,眼前这个阁子像是从来没有打开过门一样,毫无生气。

怎么会事?我心里一股怒气,逼视着巧玉问。

才五天的时间。怎么篱香阁就变成无人阁了?

小姐。巧玉慌乱的跪在了地上。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会事,只听说五小姐订亲,搬出去住了。

乱说。三哥哥还没有娶亲,三姐还没有嫁人,我还没有出阁,怎么就轮到她了?

小姐,五小姐是个不吉祥的人,搬出去了是好事。

你。我指着巧玉,跺足道,这是你一个丫头该说的话吗?不怕别人听了去添油加醋。你眼里面还有没有我们这些主子?什么不吉祥的人?跟了我这么久,怎么你就学成这个样儿了?

巧玉低着头跪在地上不出声。

 

 

哎哟!这是怎么了?病才好,动这么大气来了。

三姨娘老远就嚷嚷的走过来。我没有搭理她。

姑娘的病才好,不好好伺候好姑娘,倒又招惹姑娘生气了。

三姨娘训巧玉的声音有如雷响,唯恐天下不知。

母亲操持肖家数十年,大小事都要经她的手,肖家上下数百人口,母亲从早忙到晚够她一个人累的了。从小到大我绮韵阁里头的事,都尽量不让母亲操心,作为女儿怎能不贴母心,为母亲排忧解愁。

这次训丫头被三姨娘撞到了,她分明是想借机讨个好,我不反对她讨好人,但让母亲为一点芝麻小事操心劳力,我是绝对不允许的。这二年来母亲的身体明显差了些,几个姨娘早就暗地里起哄想当家作主了,我不能让母亲担忧我,更不能让三姨娘的心思得逞。

娘亲为我操心劳力够多了,三姨娘不必在这点小事上惊动她了。我淡淡的开口。

三姨娘脸色变了,冷笑一声道,不亏是肖家四小姐,果然冰雪聪明。

三姨娘知道就好。我丢下这句话,直径回绮韵阁。

 

 

在肖家,大约是每年要病上二回,众人的眼里我一直是一个娇气的千小姐。

琴棋书画诗词歌舞,虽不精通,却也统统略知一二,也因为这一二,父亲常叹道,可惜瑶儿是一个女儿身。

说我冰雪聪明也罢,吹捧我天姿国色也罢,久之我都听腻了。

腻了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如同天天早上起床对着铜镜里的那张脸一样,美吗?细细一看,娥眉底下凤眼秋波,玉鼻二旁桃花淡淡泛溢,一笑颠倒众生。

真美,我失神的想。可这习以为常的美,缺少心动,如同听着众人的吹捧赞美一样,没有一句会留下来在我心里,左耳进一句回个头便忘了。

在肖家,我用尽十四岁的智力游走于众人面前。在这样的环境里被迫一下子长大,懂事成熟,似乎也就是一夜之间的事。

 

 

大嫂常说,长得美只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的祸害。

我是一个祸害吗?我在心底问自己。

瑾妹妹呢?她长得丑,大家都说她是肖家的祸害。我反问道。

我心里不相信长得好看就是坏事,与肖瑾相比,我庆幸自己长得美丽些,如果我同她一样丑,大约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大嫂子笑了。她说,你的美给别人给自己都会带来祸害,她的丑会给自己带来许多不便。无论怎样,只有心善的人才会得到最终的幸福。

我怀疑,怀疑神算子大嫂说的这些话。至少,我十四年来没有给自己也没有给别人带来什么祸害,相反瑾妹妹是一个不幸福的人。

可是现在,我却开如动摇我的怀疑了,肖瑾搬出去了,不是因为她的丑,不是因为她是一个不吉祥的人。我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五天前病了,每年换季时都会病,这是众人皆知的事。

仅仅因为我病之前看到了肖瑾,仅仅是因为我病之前往篱香阁经过,大家便在母亲面前把矛头指向她。

肖瑾那丫头是个不吉祥的人,她一出生老夫人就突然去世了,不满月她娘就死了,她身上肯定不干净。瑶儿从小身体弱,往篱香阁经过,又看到了肖瑾,怕是撞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病了的。

鬼神之说。可恶!我心里无端起了怒火,把手中的书重重的往案上一拍。

嫂子站在门口没有进来,笑了笑说。长得美只会给自己与别人带来无穷的祸害。

我敌视着她,不相信她的鬼话。

你的祸害还没来临,肖家的祸害才刚刚开始。

无稽之谈的鬼话。

嫂子摇摇头,叹一口气走了。我站在房里看着她的背影失神。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2-16 11:54:04编辑过]
默声弦 离线
级别: 论坛游侠
显示用户信息 
沙发  发表于: 2007-01-09  
写得挺好,已经过目三章,努力吧,写出秀气,写出清丽,写出水漾般的情愫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1-13 10:17:42编辑过]
林婷玉姣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板凳  发表于: 2009-02-16  

第二章
新姨娘

被大嫂子说中了,长得美只会给自己与别人带来无穷的祸害。

肖家会有人让新来的五姨娘知道,美只会给她自己带来无穷的祸害,当然这聪明的五姨娘也会用自己的美给别人带去无穷的祸害。

肖家无穷的祸害从她进门的那刻开始上演了。

 

我从没想到,理智的父亲会如此大张旗鼓的去娶一个姨娘。

而且这个新姨娘已过三十岁了,还带着一个十六岁的儿子。

可笑吧!说父亲被美色所惑?三十岁的女人一般都有衰老的痕迹,这新姨娘长得似天仙,可也逃不过岁月的刀霜,何以父亲还是特别认真的娶她进门了呢?让人想不通。

新姨娘进门的那天,其它的三个姨娘在父亲面前都显得特别高兴。

狐狸精。我能想得到她们在暗地里的咒骂。

总算多了一个妹妹作伴。几个女人叽叽喳喳让外人觉得热闹非凡。

母亲那天特别沉默,沉默得让你不能大声的喘气,跟以往的沉默不一样,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

父亲在人群里走来穿去,招呼着客人,兴奋中显得有几分拘束,跟哥哥娶嫂子时一个样儿。

我觉得全家人都疯了。

父亲已有五个女儿,三个儿子了,干嘛还要娶一个老女人进肖家?

 

新姨娘从母亲到三位姨娘一一拜见,接过名贵的见面礼。

估计三位姨娘会心痛上好几十天。

新姨娘出手也不凡。给大哥大嫂的是一对玉鸳鸯,给二哥哥二嫂的是一对黄澄澄的镶珠镯子,三哥哥得了状元宝砚,三姐得一对翡翠耳环。

瑶儿,父亲示意让我去见过新姨娘。

她手中拿着一个玉钗,玉钗上刻了细细的似乎是花纹,倒也不俗。新姨娘扶了扶我的秀发,抬手插好玉钗。

一阵幽香向我袭来,大热天的让人神清气爽,这女人果真不俗。

她笑着看了我好一会儿,不是在打量那玉钗配我头上的样子,而是在从我身上看出某些东西。

我眨眨眼睛故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红着脸羞下眉头。

父亲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估计他是乐开了怀,姨娘们也都跟着附和的笑了起来。

新姨娘回过身,从拖盘中拿出了一串南海佛珠,在众人中寻找着什么人。她儿子站在她身后一脸的不悦,整个一个冰人,从进门到现在就没有主动叫过人,都是他娘训一句他,他都心不甘情不愿的喊上一声。

我心里无端的烦躁,不动色动的看着她。

她回眸一笑。问,瑾儿没来吗?

父亲这才注意到,他的小女儿肖瑾不在这里。父亲看向母亲。

母亲站起来,有些惊慌,我猜大约是这二十多年来,父亲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注视着她。

瑾儿搬出去住了。

新姨娘很惊讶。好像母亲是一个不称职的管家主母。

是她自己要住出去的。母亲做错事似低着头讲。

新姨娘感到遗憾。道,可惜了,我还想着瑾儿自幼没有娘亲,让她和腾儿住在一起好有个伴。

来人,马上把五小姐给接回来。

家里的事一向都是由母亲打理的,父亲从来不过问也不插手管,新姨娘的二句话就让他破例了。她是想借此告诉众人,名份上虽是姨娘,但她在父亲心目中的位置是无人可比的。

好一个下马威!

新姨娘果然不一般,比起其它姨娘的胭脂俗粉,她的确多一些不寻非的本事。

例如,不动声色的使手段。

 

肖瑾回篱香阁了,跟那个不懂礼貌的冰人住一起。

谁欠了他什么似的,从他跟着他娘进肖府的那天起就冷嘲热讽的,冷冰冰的一张脸。父亲让他姓肖,他还不乐意,他娘训了他几句他才不出声的接受了。

肖腾。莫明其妙的我又多了一个没有血亲关系的哥哥。我在房里想着这些,心里更是闷闷不乐。

三哥哥来看我,给我带来了街市上的小玩艺,逗我开心。

哥,那个女的不喜欢娘,娘也不喜欢那个女的。我突然冒出了这句话,像是闷在心里很久了一样,一下子从嘴边跳了出来。

三哥哥皱头眉头道,小孩子家不要理会这么多。

我就知道三哥哥会这样说,我任性的接着继续说我的。

哥,我不喜欢那个女的带来的哥哥,他不是我的哥哥,他不姓肖。

小孩子家的,怎么想这么多。爹让他姓肖,他就是姓肖的,以后他就是你的四哥哥了。

哥,你爱爹多一点还是爱娘多一点。

爹。三哥哥没有丝毫犹豫就回答我。

哦。

果然是这样,哥哥爱爹多一点,他不是跟我站在同一条船上的人。我只爱我娘,我娘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可我爹有很多女儿很多儿子。

怎么了?怎么不出声了。

没有,我觉得累了。

全家上下就你身体不好,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好了,累了就休息会儿。我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嗯。我点点头,目送三哥哥。

 

我以前很少出绮韵阁的,自从这个新姨娘来了,我也变勤劳了,天天早出晚归的。

母亲是个老实的主家母,可不能让这个狐狸精欺负母亲。

今天的天气不错,我的心情也格外好。

大嫂子与新姨娘有说有笑的从另一条路走来,似乎二个人很投缘。因为能知天机,大嫂子向来都是与肖府里的每个人保持着距离的,突然间跟这个狐狸精亲近起来了,不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

这二天其它姨娘变化也很大,以前都是极力讨好母亲的。现在都与狐狸精站在一起了,不用说我也知道是因为大嫂子的关系,她是神算子,大家见她亲近新姨娘,也就想着她知道什么天机,再一想这新姨娘在父亲心目中的位子,也就都拿稳了日后的主家母迟早就是五姨娘。

她们拿得越稳,立场越分明,我心里越是觉得好笑。

凭她?在父亲面前的一句话?我心里头才不屑呢。

爹爹,带我出去骑马打猎。

呵呵,瑶儿身体不好,从来不出门的,怎么突然想到了这个。

就是因为身体不好嘛,关家里闷出来的。

父亲想了想,觉得有道理,笑着对我点点头。

她在父亲面前一句话,我何常又不是?

老爷带上腾儿一起去吧!

爹爹,带上三哥哥。

老爷把瑾丫头也带上吧!

怎地肖五小姐凭她飞上枝上了?我挑挑眉。

爹爹,我要三姐姐跟我一起去。

三姐听了这句,看了我一眼,惊惶失措,瞬间满脸羞红,没上过台面似的。得感谢我,不然爹爹注意你也不会比方瑾的多到那里去。

拉上三姐,二姨娘惊喜万分,以为我转性了,直夸我。

老爷,我也想跟着一起去见识见识。新姨娘故作女儿态,不知羞耻的说。

爹爹大笑,觉得她这份表情可爱。

好,就让爹爹带上你了。免得我不在家里,又不知道你变什么法儿为难我娘。

 

林婷玉姣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地板  发表于: 2009-02-16  

第三章
持宠娇

一行七人,众奴才丫头婆子一堆的跟着。

到山庄的第一天,新姨娘居然能让爹爹不早朝。

我一等再等,早就不耐烦了。

三哥哥一把拉住我,摇头说,不可。

肖腾可能觉得再等下去爹爹和他娘也不会出来,拉着肖瑾的手走了。

我回房。三姐低声说。

 

啊!我跑到山腰上,握着耳朵大叫一声,把心中的怒气发泄出来。

这是第一天。

 

第二天,爹爹打发人来叫我。

懒懒的,我在床上伸了一个懒伸。

隔着门说,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一刻钟后,又打发人来叫我了。

我慢慢的梳着头发,巧玉站在一旁不敢多嘴。

隔着门,我淡淡的说,快好了。

不一会儿,又来人了。

四小姐,老爷在厅堂等着不耐烦了。

我一梳子一梳子的理着头发,外面的人纳闷,只得重复一声。

四小姐,老爷在厅堂等着不耐烦了。

继续梳着。怒火窜起,发狠的把玉梳往梳妆台上一拍。

催什么催,不是说了吗,快好了。

门外的人去了,不一会儿又来了。

四妹,开门。

是三哥哥,我淡淡一笑,示意巧玉开门。

四妹,大家都在等你一个人。三哥进来,见我坐着梳头,不悦。

今天怎么起来这么迟?

昨天起得太早了。

三哥皱着眉头。别耍小孩子脾气了,爹不高兴了。

昨天,没有人管我开不开心。我嘟着嘴说。

也只有在三哥哥面前,我可以毫无顾及的暴露童性。

三哥哥沉默了会儿,哄着我道,瑶儿听话,好吗?

这话很轻,我从镜子里看着三哥哥,笑了笑。

三哥哥会意,合上门走了。

这一刻钟内没有人再来打扰,巧玉飞快的帮我梳妆好。

 

厅堂前很安静。

都在,就只差我一个人。

三姐姐急急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去。肖腾动了动嘴角,嗤。

五姨娘坐在椅子上,脸色不太好看。

我还没有开口,爹爹就急忙道,听你三哥哥说你有些不服舒?

我配合的点点头,缓缓开口道。爹,我没事。

你自小就身弱多病。

我忙接着话,眯起眼笑了笑,说,还要麻烦爹带我打猎,练好身体骨才是。

这话不假。不过事先说了,你吃不消可不能强忍着。

我挽着爹的手背,直嚷,知道了,知道了,爹最疼我了。

呵呵,知道就好。

五姨娘的用她的刀子眼狠狠的盯着我。我对她回眸一笑。

 

上马前,五姨娘与她的儿子凑在一起说悄悄话。

定是商量怎么对付我解恨了。

我瞟了一眼他们,不屑。

爹爹一上了马就本性必露了。痛快的大笑几声,驰骋领头在前。

血腥。刺激。男人都喜欢。要不为什么总是打着为国为民的旗子去征战。

不要惹我娘生气。肖腾从我身边经过时轻声说。

我还他一声嗤笑,丢了一记白眼给他。

让你娘最好不要惹我生气。

那是她的事,我管不着。

我的事你更管不着。

肖腾有掐死我的冲动,我笑得花枝招展。

肖瑾见他遥遥的在后头,看了眼追上来的我,迟疑的问。

四姐,你病了真的是因为见到了我吗?

不是。

真的吗?

你好哆嗦。

肖瑾低下头去不敢看我。我“驾”的一声要与三哥哥并行。

三哥哥。我喊了一声,跳向他的马背,他双手接住我。

还调皮。他看了眼爹爹,牵着马绳对怀里的我说。

还好爹爹没回头看,要不又要不高兴了。

爹爹才舍不得骂我呢。我骄傲的说。

爹爹会担心啊!下次可不准这样干了。

担心?原来我一直以这样的方式去引起别人的注意啊!

我不出声,用沉默表示我不能答应三哥哥。

三哥哥见我在想心思,没有出声,专注的驾着马。

三姐姐在前头好慢慢,害我们都跟不上爹爹了。

我不悦的对三哥哥抱怨,拿起手中的马鞭一扬。

不可。在三哥哥的喝止声中,我那一鞭打在了前面的马屁股上。

马举起前足,长长的嘶叫一声,疯一般的往林子里冲去。

啊!三姐姐失声的尖叫。

三妹,握紧绳子。三哥哥迅速骑着马紧紧跟在后面。

我能感觉到三哥哥在生气,特别是他在马背上一言不发。

心底有些失落与害怕。

追到三姐姐时,她的马正停在一边安静的吃草。

三哥哥下马,我也跟着下马。

草地上,我们找到了昏迷的三姐姐。

手背上有擦伤,幸而没有被毁容。我吐口气,安心的笑了笑。

三哥哥抱着三姐姐,失望的看着我。眼神异常冷漠。

我惊醒,止笑,心口堵塞,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三哥哥抱着三姐姐上马走了。

没有叫我跟上。三哥哥不屑跟我说话。我也不知道要不要跟上。

跟还是不跟?我想着三哥哥看我的眼神,心里冰冷失落。

瑶儿听话,好吗?

下次可不准这样干了。

三哥哥。我在心底叫道。

直觉告诉我,三哥哥以后不会再理会我了。

平生第一次,没觉得委屈,却想哭泣。

任性。有待无恐,恃宠而骄。我从一个娇气的小姐,变成了一个任性的丫头。

长得美只会给自己与别人带来无穷的祸害。大嫂子的话在我耳边响起。

不是的。三姐姐摔下马,只是因为我任性。我大声叫喊。

为什么你会任性呢?她是你姐姐,你是妹妹,妹妹居然敢这样对姐姐。

呜呜,呜呜。

因为你长得比她漂亮,你爹爹宠爱你,所以你才敢这样。

呜呜,呜呜。不是的。不是的。

因为你长得漂亮,所以你有资格任性。

因为你长得漂亮,才会给别人带去灾难。

林婷玉姣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地下室  发表于: 2009-02-16  

第四章
请表哥

喂,你哭什么呀?

肖腾牵着马出来。我看到他,哭得更大声了。心里话找不到诉说的人,哭出声来让人听,也舒服些。

你爹派人到处找你。

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啊?

还吵着来打猎呢。结果猎没打到,乱子到是一堆。

肖腾不停的抱怨,都不专心听我哭,没看到我伤心吗,还有没有良心啊。

我跑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去哭。

喂,你去哪儿?喂。

干嘛要理你。就是不理你。要你管。我心里赌气,一言不发。

肖腾赶上来一把拉着我。

喂,我叫你,你没听到啊!

啊!呜呜呜,呜呜呜。我趴在他的肩膀上哭。

肖腾果然安静了,身体有些僵,手很不自然的放在我背后的长发上。

原来他吃这一招。哼,以后知道怎么对付你了。

安静了很久,他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四周只有我轻轻的哭泣声。

哭累了,不哭了。我才注意到,他的衣服被我弄湿了一大片。

我站好,拭干泪水。抬头看着他问。

你怎么找来的?

怎么找不来?

又开始了,我同肖腾就是天生的敌人。刚才还可以假装温柔的搂着我,一转眼就针锋相对了。

我白了眼他。

你要不要回去?

要你管。

那好吧!他看了看四周接着说,天黑了,豺狼虎豹都会出来。

我心里很好害怕。咬着牙问。

你带我回去?你会这么好心?

我当然好心了。不过有个小小的条件。

我就知道肖腾没安好心,趁人之危做交易的是小人。我在心里鄙视他。

我才不干呢。

那好吧!天黑了,豺狼虎豹都会出来。

我打了个冷颤。想了想说。

说吧,什么条件。

只要你不跟我娘作对。

我不喜欢你娘。我撅起嘴。

我知道。

你娘也不喜欢我。

我知道。

我娘也不喜欢你娘。

我知道。

你什么都知道。哼,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不跟你娘作对,你娘也会为难我的。

只要你不跟我娘作对,我自然不会让我娘为难你的。

我眯着眼,疑惑的看着他。

怎么样?他问。

想一想。

好吧。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天一黑,这里……

好。我咬牙速度答应。

肖腾骑上马,向我伸出手,我迟疑了会儿。

天就快黑了,你又没马,只有这样才能在天黑之前赶回去。他说。

 

你是怎么做哥哥的,瑶儿不见了,你居然还有脸跟我说你不知道。

我在门外已经听到了父亲的怒吼。

我拖着疲倦的身子,慢慢走进门口。

小姐回来了!老爷,四小姐回来了。

三哥哥正跪在地上。三姐姐同肖瑾跪在他身边。

瑶儿。爹爹搂着我。

我哽咽。爹爹,我没事。

说完,我努力睁了睁眼睛,最终还是支撑不住合上了双眼。

 

我醒了。

一个个都是废物。

父亲又在为何事发怒?好吵,头好痛,我皱着眉头。

这次郊外打猎,只备了创伤的药村。着实没有料到四小姐会又生病。

原来我又病了。我虚弱的笑了笑。以往这个时候,三哥哥一定会献计献策的,今天好安静。

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巧玉。我轻轻的唤了声。

老爷,四小姐醒了。巧玉惊喜的扶我坐起来,向屏障外喊道。

众人跟着爹爹一同进来。爹爹坐在床沿上,轻声问。

瑶儿,你觉得怎么样?

爹爹,我没事。

你老说自己没事,瞧现在又病了。

爹爹,我真的没事。我越是这样说,爹爹越是皱着眉头。

瑶儿,没有带你吃的药来,不要害怕,爹爹这就带你回去。

我摇头,不想回去。我病了娘又要担心了,我不要娘为我担心操劳。

爹爹见我摇头,着急了。

瑶儿,你要听话,病了要吃药的。我们这就回家。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父亲大怒。骂道,一个个都是废物,要是带了药来,还用得着往家赶吗?

众人都低着头,不敢出声。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琦儿,你快去请你表哥带药过来。

是。

三哥哥去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很多话不知从何说起。从我回来后,他都没有正眼看过我。

 

表哥家世代行医,我每年所吃的药方也都是按姑父事先开好了的。

除了过年过节外,每年姑父还要特别来一趟我家给别个人例行把脉。表哥从小跟姑父身边学医,自然是形影不离。

所以对于表哥,我自幼就很熟习了。

表哥同三哥哥来了山庄,对我笑道。

幸好爹爹说住在山里头好采药,这才离肖庄近。要不你呀,还得受一段时间的苦才能有药吃。

表哥,三哥哥不高兴,你跟他一起时看出来没?我试探性的问。

表哥挑着眉说,没有吧,我看他一脸的着急,忙忙让我带齐药赶来了。

我微笑不再搭语,心下已得到了自己要的答案。

 

表哥在山庄里住下了。

不知道是第一天来还是次日,反正第三天我能下床时,五姨娘跟表哥的关系居然很亲密了。

表哥与五姨娘有说有笑的在揽峰亭里把酒言欢,肖腾习惯性的冷着张脸,肖瑾默默在他身边自娱自乐。

叛徒!

不要脸的狐狸精!

表哥看到我扶着巧玉的手慢慢的走在雨中。在亭子里招手喊道,瑶妹。

我抬头,笑了笑。隔着几百步的台阶,估计我现在说话的声音也传不到他的耳中。

告诉表少爷,我要去找爹爹。我吩咐巧玉传话。

瑶妹,舅舅回府去了。

回府?爹爹回府去了怎么没来告诉我一声。

老爷回府了?我问巧玉。

奴婢不知。这二天小姐病着,奴婢一直待在左右没有离开半步。

去看看三姐姐。我虚弱的说。

回复
ly('回 4eadborl(thisuser-info2" 4eadborl(thisuser-infoWrap2t)" idvascinfo_5 style="curshowuserinfo('5clic> 1imgasrc="images/17beauty/level/4.gif" ="EN-US"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

精华:

发帖: <

铜币: <

威望: <

贡献值: <

银元: <

好评度: <

在线时间fon5(时)pbr /> 注册时间fo<

最后登录fo<

a/

7楼">a/垂酶甘

发表于: 2009-02-16慊厝ァ

只看该作者">a/垂酶甘

┊1/b/垂酶甘 小">a/ a/ div/

了慊厝ァ

关心p>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 onc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0.5pt;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qmso- 我每="i-font-family: "/垂酶甘孪mso->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bidi-font-size: 10.5p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0.5pt;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qmso- 我每="i-font-family: "/垂酶甘孪mso->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0.5pt;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qmso- 我每="i-font-family: "/垂酶甘孪mso->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 onc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

引用
顶端蝐i5pt;0" cellpaddingt;0" width="100%hansi-fontable-layout:fixed;"
我="2"骱Α4r_two"
离线;;">我
我头蘴d
aimg鱯rc="images/17beauty/level/4.gif" nsi-fontargin:.2e辉 .2e辉;display:block"/> ;;">我 我头br /> 精华: 发帖: 我头br /> 铜币: 我头br /> 威望: 我头br /> 贡献值: 我头br /> 银元: 我头br /> 好评度: 我头br /> 在线时间mes5(时)穊r /> 注册时间me我头br /> 最后登录me8楼;;a荡姑父 蝐e:nowrapEN-发表于: 2009-02-16-font-size: 1tit-fon"1害。喘苀l grayo荡姑父蚀姑父事">我
只看该作者;;a荡姑父┊a/b荡姑父

孪mso->了ont-size: 1nsi-fontyle="MARGIN: 0cm 0cm 0pt;">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嘟着嘴低声bidi-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n style="FONT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 10.5pt;">

怎么能怪娘呢?事情是三姐姐去做nt,再说了当时 N觮不在山庄里di-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n style="FONT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 10.5pt;">

瑶儿。母亲喝止.5。我心里更是怒气难忍,性子又窜上来ntdi-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n style="FONT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 10.5pt;">

本来就是事实嘛!山庄里发生的事,也怪到娘头上来nt,要怪也".mes N-f我们在山庄时,就y浅け玻硭比皇撬芰薿nt-size: 1nsi-fontyle="MARGIN: 0cm 0cm 0pt;">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0.5pt;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qmso- 我每="i-font-family: "/垂酶甘孪mso->了t;">

向三p>

:;" onc

:;" onc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0.5pt;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qmso- 我每="i-font-family: "/垂酶甘孪mso->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 onc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0.5pt;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qmso- 我每="i-font-family: "/垂酶甘孪mso->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 onc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引用
顶端ci5pt;0" cellpaddingt;0" width="100%"ansi-fontable-layout:fixed;"
<="2"a害。喘苧_two"
离线">

td
aimg鱯rc="images/17beauty/level/4.gif" nsi-fon"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

精华: 发帖:

铜币:

威望:

贡献值:

银元:

好评度:

在线时间fon5(时)pbr /> 注册时间fo

最后登录fo

a

9楼">a荡姑父 ce:nowrapRom发表于: 2009-02-16-font-size: 1tit-fon"1害。喘苀l grayo荡姑父蚀姑父事

只看该作者">a荡姑父┊a/b荡姑父 小">a a div

孪mso->了ont-size: 1nsi-fontyle="MARGIN: 0cm 0cm 0p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 onc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 onc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顶端

ci5pt;0"anellpaddingt;0"awidth="100%hansi-fontable-layout:fixed;"/
<="2"an>

离线">

td/
1imgasrc="images/17beauty/level/4.gif" nsi-fon"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

精华:

发帖:

铜币:

威望:

贡献值:

银元:

好评度:

在线时间fon5(时)pbra/> 注册时间fo

最后登录fo

a/

a/垂酶甘

ce:nowrap;"/发表于: 2009-02-16-font-size: 1tit-fon"tn>

a/垂酶甘

小">a/ a/ div/

孪mso->了ont-size: 1nsi-fontyle="MARGIN: 0cm 0cm 0p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 onc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 onc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 onc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 onc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 onc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长春花开得更艳丽了。母亲看着窗外对.宜怠x你回去。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顶端

ci5pt;0"anellpaddingt;0"awidth="100%hansi-fontable-layout:fixed;"/
<="2"an>

离线">

td/
1imgasrc="images/17beauty/level/4.gif" nsi-fon"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

精华:

发帖:

铜币:

威望:

贡献值:

银元:

好评度:

在线时间fon5(时)pbra/> 注册时间fo

最后登录fo

a/

a/垂酶甘

ce:nowrap;"/发表于: 2009-02-16-font-size: 1tit-fon"tn>

a/垂酶甘

小">a/ a/ div/

孪mso->了ont-size: 1nsi-fontyle="MARGIN: 0cm 0cm 0p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那谟是p>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引用

顶端

ci>

离线">

td/ 1img src="imag-s/17beauty/level/4.gif" ="EN-US"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

2127">

精华:

2 发帖: s

567">

铜币: s

5808 枚">

威望: s

11 点">

贡献值: s

0 点">

银元: s

0 个">

好评度: s

0 点">

在线时间fon5(时)pbr /> 注册时间fos

最后登录fos

a/

12楼">a/垂酶甘

只看该作者">a/垂酶甘

┊1/b/垂酶甘 小">a/ a/ div/

孪mso->了慊厝ァ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石榴树下。-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tyle="MARGIN:TahTim-font-family: "Times New: 10.5p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引用

顶端

ci>

离线">

td/ 1img src="imag-s/17beauty/level/4.gif" ="EN-US"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

2127">

精华:

2 发帖: s

567">

铜币: s

5808 枚">

威望: s

11 点">

贡献值: s

0 点">

银元: s

0 个">

好评度: s

0 点">

在线时间fon5(时)pbr /> 注册时间fos

最后登录fos

a/

13楼">a/垂酶甘

只看该作者">a/垂酶甘

┊1/b/垂酶甘 小">a/ a/ div/

">

精华:

发帖: <

铜币: <

威望: <

贡献值: <

银元: <

好评度: <

在线时间fon5(时)pbr /> 注册时间fo<

最后登录fo<

a/

a/垂酶甘

只看该作者">a/垂酶甘

┊1/b/垂酶甘 小">a/ a/ div/

">

精华:

发帖: <

铜币: <

威望: <

贡献值: <

银元: <

好评度: <

在线时间fon5(时)pbr /> 注册时间fo<

最后登录fo<

a/

a/垂酶甘

只看该作者">a/垂酶甘

┊1/b/垂酶甘 小">a/ a/ div/

">

精华:

发帖: <

铜币: <

威望: <

贡献值: <

银元: <

好评度: <

在线时间fon5(时)pbr /> 注册时间fo<

最后登录fo<

a/

a/垂酶甘

只看该作者">a/垂酶甘

┊1/b/垂酶甘 小">a/ a/ div/

">

精华:

发帖: <

铜币: <

威望: <

贡献值: <

银元: <

好评度: <

在线时间fon5(时)pbr /> 注册时间fo<

最后登录fo<

a/

a/垂酶甘

只看该作者">a/垂酶甘

┊1/b/垂酶甘 小">a/ a/ div/

孪mso->了慊厝ァ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

顶端

ci>

离线">

td/ 1imgasrc="imag-s/17beauty/level/4.gif" ="EN-US"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

精华:

发帖: <

铜币: <

威望: <

贡献值: <

银元: <

好评度: <

在线时间fon5(时)pbr /> 注册时间fo<

最后登录fo<

a/

">

精华:

发帖: <

铜币: <

威望: <

贡献值: <

银元: <

好评度: <

在线时间fon352(时)pbr /> 注册时间fo<

最后登录fo<

a/

a/垂酶甘

只看该作者">a/垂酶甘

┊1/b/垂酶甘 小">a/ a/ div/

< Newe"/pb>以下是引用在2009-2-16 12:13:00的发言:1/b/pbr/>sp>很早就想把每个故事都画上一个句号,虽写得不够名家的好,但总算是始终对自己也有个交待。-f鄣美>谢谢大家一直以后对我的支持~!特别感谢莲心儿与默声弦~!是心儿将我带来国风US个大家庭,让.矣谢崛鲜读薝S么多的朋友。而默声弦从小说版有我便有他的陪伴,一路走来相互促进,是知己是朋友更是伙伴~-f鄣美>在新的一年里,愿大家事业爱情双如意~诽鄣1/div/

一路上有a忝,真好~愿瑕瑕开心每一天,健康永相随~诽鄣1imgasrc="imag-s/post/smile/dvbbs/em21.gif" /1imgasrc="imag-s/post/smile/dvbbs/em20.gif" /1imgasrc="imag-s/post/smile/dvbbs/em23.gif" /

莲幽静处尘嚣隔pbr />心坦然时睡梦酣孪mso->了td/

顶端

ci>

离线">

td/ 1imgasrc="imag-s/17beauty/level/level3.gif" ="EN-US"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

精华: <

0">

发帖: <

铜币: <

威望: <

贡献值: <

银元: <

好评度: <

在线时间fo0(时)pbr /> 注册时间fo<

最后登录fo<

a/

a/垂酶甘

只看该作者">a/垂酶甘

┊1/b/垂酶甘 小">a/ a/ div/

顶端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垂酶甘国风联盟

ci>

<="2"0cm 0ptid="suburl">http://guofenglm.com">

th/ <="2"0访问内容超出本站范围,不能确定是否安全继续访问"; } else { getObj('show我每_' +tid).="EN-.display = 'none'; getObj('info_' +tid).innerHTML = '显示用户信息'; getObj('gif_' +tid).innerHTML = "垂酶甘耰mgasrc=\"imag-s/read_down.gif\">"; } } "><;ript/ <;ript10.5puag-U"JavpS;ript"/ varatid = '20529'; varafid = '97'; varamt; varatotalpag- = parseInt('1')R varadb_ajax = '4'; varapag- = parseInt('1')R varajurl = 'read.php?tid=20529&fpag-U0&toread=0&pag-U'R varadb_htmifopen = '1'R varadb_dir = '.php?'R varadb_ext = '.html'R varadb_bbsurl = 'http://guofenglm.com'R varacopyurl = 'http://guofenglm.com/read.php?tid=20529' +t(pag- > 1 ? '&pag-U' +tpag- : '') +t'#'R varadb_urlcheck = 'phpwind.net,phpwind.com'R window.onReady(userCard.init);//pingpag- function showPingPag-(fid,atid, pid) { if (getObj('pingPag-_'+pid).="EN-.display == "none") { pingHideCtrl(pid); } varapingPag-Num = getObj('pingPag-Num_'+pid).value * 1; ajax.rend("pw_ajax.php?action=pingpag-", ")R varatr,atd,atrData,apingId,apingIdMatch; for(varai=1,len=trs.length;i/i)R pingId = pingIdMatch[1]; trData = trs[i].split("")Rtr = document.createElement("tr")R tr.id = 'pingLogTr_' +tpingIdR tr.onmouseover = function() {showPingDelLink(this, true)}R tr.onmouseout = function() {showPingDelLink(this, false)}R td = document.createElement("th")R td.innerHTML = trData[0]; tr.appendChild(td);for(varaj=1; j<=6; j++) { td = document.createElement("td")R td.innerHTML = trData[j]; tr.appendChild(td); } getObj('pingPag-_'+pid).appendChild(tr); } if (gotText.indexOf('__pingPag-Over__') != -1) { getObj('pingMore_'+pid).="EN-.display='none';returpt;} }); getObj('pingPag-Num_'+pid).value =apingPag-Num + 1; } function delPingLog(fid,atid, pid,apingid) { if (confirm("你确定要删除这条评分动态么?")) { read.obj = getObj("pingDel_"+pingid); read.guide(); ajax.rend("pw_ajax.php?action=delpinglog", <;ript/ <;ript1type="text/javpt;ript"10.5puag-U"JavpS;ript"asrc="js/pw_lwd.js"/1<;ript/

第十六章慊厝ァ了慊厝ァ闹别扭-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在US群人里,也许就只有容烁跟我彼此熟知对方的事,所以很自然的常常走在一起聊天。-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一个多月了,我们都还不謊="你离开了肖府。容烁苦笑"睦-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5也没有想到你会离宫啊?对了,我爹爹他回来了吗?我轻声m省7路鹩泄赜诩依锏氖拢际遣豢纱ッ纳送茨-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没有。边境需要肖元帅的驻守。容烁淡淡的说睦慊厝ァ

.5还想说些o裁矗市﹐裁矗闯聊恕N页腥希铱吹饺菟负螅爰夷励你回去。

你想家了?容烁见我不出声-f便m省-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我咬着嘴唇,忍着不哭。-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放心吧。他们会过得很好的,就如同我们一样,都謊="为自己作打算。-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5看着天边的云,问。-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容烁,你以后有o裁创蛩忝挥校盔你回去。

在皇宫时,我常常想,有机会就远离是非,自由自在的过着日子。-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5笑了,"睦蟭-f你总算可以做到了。-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原来做山贼不光是要劫富济贫,还要打猎采药做生意赚钱。总之,住在US山塞里有很多事要做睦白冰说US里四处是山的,少有人走山路,半年来也就只遇上我与容烁二个,要过日子光帮打劫是不行的。-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于是每天.5同容烁要去采药,早出晚归的。玉姐开始不同意,担心我一个女孩子家,太危险,要留我做女红,结果一天下来,我的手被针刺得惨不忍睹。-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5再三撒娇说大话,说自己别的不会就是轻功了得,采药肯定很拿手。没办法,玉姐也不忍心我的手见不得人,只得同意了。-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容烁曾贵为太子,没想到人还挺能吃苦耐劳的,采药时对我照顾有加。我天生的怕蛇,所以大部份药采都是我看到了,便指派他去采。-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当然,我能认识各种药草,还要感谢自小体弱多病,吃药吃出来的知识。-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顶端

ci>

离线">

td/ 1imgasrc="imag-s/17beauty/level/4.gif" ="EN-US"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孪mso->了慊厝ァ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嘟着嘴"睦.5从来也都不是o裁垂鳎腔屎笄考痈.5的。-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span lang="ENTahfon/p>

顶端

ci>

离线">

td/ 1imgasrc="imag-s/17beauty/level/4.gif" ="EN-US"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孪mso->了慊厝ァ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金诽踖rsonname0小姐命还没享受过呢,干嘛想不开要去"睦但值钱的东西给了他们,我还是一样要冒着饿"的危险。-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顶端

ci>

离线">

td/ 1imgasrc="imag-s/17beauty/level/4.gif" ="EN-US"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孪mso->了慊厝ァ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了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向都对三诽踖rsonname0小姐很好的,怎么会下毒害她呢?-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顶端

ci>

离线">

td/ 1imgasrc="imag-s/17beauty/level/4.gif" ="EN-US"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 onc

:;" onc

肖腾骑上马,向我伸出手,我迟疑了会儿。

肖腾骑上马,向我伸出手,我迟疑了会儿。

:;" onc肖腾骑上马,向我伸出手,我迟疑了会儿。

肖腾骑上马,向我伸出手,我迟疑了会儿。

:;" onc

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 onc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 onc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你睦镉泻芏嗷安恢雍嗡灯稹4游一乩春螅济挥姓劭垂摇

你le="但o-asci你还hansi-amilquot;T所以t faimes留下来照顾o-as等你i-fo再派人来接imes一道缬胛睦镉泻芏嗷安恢雍嗡灯稹4游一乩春螅济挥姓劭垂摇

ot;T棠 New Roman";">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 onc我哽咽。爹爹,我没事。

<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们既然都这么防备mily,又何苦私底下关心oma;p>

我哽咽。爹爹,我没事。

< mso-cm 0pt;">

好。我咬牙速度答应。

表哥家世代行医,我每年所吃的药方也都是按姑父事先开好了的。

琦儿,你快去请你表哥带药过来。

表哥,三哥哥不高兴,你跟他一起时看出来没?我试探性的问。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我哽咽。爹爹,我没事。

< mso-span>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表哥家世代行医,我每年所吃的药方也都是按姑父事先开好了的。

滴也环妗0cm 慌槐噶舜瓷说囊┐濉W攀得挥辛系剿男〗慊嵊稚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表哥同三哥哥来了山庄,对我笑道。

祔: &qu在肖5呼风唤雨之ot;T他们也好有立足之礡: black; FONT-FAMILY: 宋体; mso-asc" style="mso-bidi-font-size: 10.5pt;">

我哽咽。爹爹,我没事。

< mso-span>我哽咽。爹爹,我没事。

< mso-s烁盖椎呐稹滴椅体;有些发热"Mso里烦躁チ想必今天下雨出门走动所郑抑遄琶纪贰

我哽咽。爹爹,我没事。

< mso-style="FONT-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必槐噶都下去睡吧-t;Times New Roman"; mso-bidi-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表哥,三哥哥不高兴,你跟他一起时看出来没?我试探性的问。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表哥家世代行医,我每年所吃的药方也都是按姑父事先开好了的。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捞子药di-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家里上下-饷炊嗳t-few是我的身体不好棠 New Roman";">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你ot;T我也就该回家去槐噶舜瓷说囊┐濉W攀得挥辛系剿男〗慊嵊稚 

:;" onc

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肖腾骑上马,向我伸出手,我迟疑了会儿。

<;oso搅烁盖椎呐稹肖腾骑上马,向我伸出手,我迟疑了会儿。

<;oso-s烁盖椎呐稹

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家五p>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是肖5的人都le=","s N每月的月例是五两;T屋里的丫yl三个。"s N若连这点都不le="的nt-f还要厚着脸挣跑腿le人-few真正有笑话让人看了; ms嘲笑她的无知-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bidi-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表哥家世代行医,我每年所吃的药方也都是按姑父事先开好了的。

引用

顶端

离线。

tds 纈mgasrc="images/17beauty/level/4.gif" quot;Timargin:.2eN: .2eN: ;display:block"/>

精华:

发帖:

铜币:

威望:

贡献值:

银元:

好评度:

在线oman;;"5(时)nbr /> 注册oman;;

最后登录;;

6楼。as垂酶甘

只看该作者。as垂酶甘

小。as

表哥家世幸剑颐磕晁缘囊┓揭捕际前nbr /> 孪瓤昧算回去。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 onc

老爷,四小姐病了,瞣nt-family: "Times New Roman";">表哥家世代行医,我每年所吃的药方也都是按姑父事先开好了的。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di-font-size: 10.nt facrc=ocm 0pt;">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老爷,四小姐病了,不易赶路劳累。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父亲不高兴了,三哥哥,你现在也不管了吗?

嗤”的颐芰不屑痛舜瓷说囊┐濉W攀得挥辛系剿男〗慊酑OLOR: black; tyle="MARGIN: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EN-US" style="mso-bidi-font-size: 10.5pt;">

就凭你?后宫佳丽无数o-你能不能见到皇上还成问题di襰 N讽刺bidi-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tyle="MARGIN: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EN-US" style="mso-bidi-font-size: 10.5pt;">

太子还ot立太子妃吧?我装作不le="的问di-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tyle="MARGIN: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EN-US" style="mso-bidi-font-size: 10.5pt;">

"s N气不过,摔帘子往外走; ms倚着门笑礽di-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tyle="MARGIN: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EN-US" style="mso-bidi-font-size: 10.5pt;">

"s N今后要好好掂量一下再来o盐5di-font-size: 10.5pt; mso-hansi-fonCOLOR: black; tyle="MARGIN: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EN-US" style="mso-bidi-font-size: 10.5pt;">

雨停睦镉泻芏嗷安恢雍嗡灯稹4游一乩春驝OLOR: black; tyle="MARGIN: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EN-US" style="mso-bidi-font-size: 10.5pt;">

房里的药味熏得人心慌睦镉泻芏嗷安恢雍嗡灯稹4游一乩春驝OLOR: black; tyle="MARGIN: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EN-US" style="mso-bidi-font-size: 10.5pt;">

清静了一个上午,突然觉得有些不习惯; ms苦笑。镉泻芏嗷安恢雍嗡灯稹4游一乩春驝OLOR: black; tyle="MARGIN: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EN-US" style="mso-bidi-font-size: 10.5pt;">

没事就要寻罪受,人ew是天生的贱命。镉泻芏嗷安恢雍嗡灯稹4游一乩春驝OLOR: black; tyle="MARGIN:Tahn lman"; mso-bidi-font-sizeEN-US" style="mso-bidi-font-size: 10.5pt;">

:;" onc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我头疼得厉害。喘气虚弱的开口,爹爹,表哥家离山庄不远,不如……

bidi-font-size: 10.5pt;">

顶端

ci>

离线">

td/
ci>

<="3"/pb>快速回复

进入高级模式">a/
加粗字体颜色背景颜色插入链接图片

.dtA{width:75px;"argin-right:5px;} .fpbtn{"argin-left:80px;} "><"EN-/

验证问题:
"input n>

<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div/

上一个">b/

下一个">b/

    document.FORM._hexie.value =a'23ecac51'R varacharset='gbk'R varabbsurl ="http://guofenglm.com"R varaeditor = null; function WysiwygConfig() { this.baseURL = document.baseURI || document.URL; if (this.baseURL && this.baseURL.match(/(.*)\/([^\/]?)/)) { this.baseURL = RegExp.$1 + "/"; } this.imgURL = imgpath + "/post/c_editor/";this.btnList = { bold: [ true,aeditorcode, true ], forecolor: [ true,ashowcolor, false ], hilitecolor: [ true,ashowcolor, false ], createlink: [ true,ashowcreatelink, false ], unlink: [ true,aeditorcode, false ], insertimag-: [ true,ainsertImag-, false ] }R this.selList = []; }R function loadEditor(e) { varae = is_ie ? event : eR varao = .srcElement || e.target; if (o.id ==a'gotoedit') returp;$('fp_editor').onclick = ''; loadjs('js/wind_c_editor.js', '', '', function() { editor = new WYSIWYD(); editor.config = new WysiwygConfig(); editor.init(); if (o.id && o.id.match(/^wy\_/)) { varakey = o.id.substr(3); if (typeof editor.config.btnList[key]) { varacmd = editor.config.btnList[key][1]; cmd(key); } } }); } varadataStorag- = { save : function() { if (PwStorag-.save('msg', document.FORM.atc_con-ent.value)) { PwStorag-.save('titN-', document.FORM.atc_titN-.value, 1); SetCookie('ds', 1); returpttrue; } returptfalseR }, load : function() { document.FORM.atc_titN-.value = PwStorag-.load('titN-') || ''; varamsg = PwStorag-.load('msg'); if (msg) { document.FORM.atc_con-ent.value = msg; document.FORM.atc_con-ent.focus(); } SetCookie('ds', 0); } } function gotoEditor() { dataStorag-.save()R location.href = 'post.php?fid=97&action=reply&tid=20529'; } "><;ript/
    document.FORM.Submit.disabled = falseR varacharset = 'gbk'R vara="EN-path = '17beauty'R varacate = '0'R varacnt = 0; PwF颐.init('f颐縚tab', 'f颐縚main', 3, 16)R function checkpost(obj){ if(cate==1 && obj.p_type!=null && obj.p_type.value==0){ showDialog("error","没有选择主题分类",2)R obj.p_type.focus(); returptfalseR } if(obj.atc_titN-.value==""){ showDialog("error","标题不能为空",2)R obj.atc_titN-.focus(); returptfalseR } else if(strlen(obj.atc_titN-.value)>100){ showDialog("error","标题超过最大长度 100 个字节",2)R obj.atc_titN-.focus(); returptfalseR } if(strlen(obj.atc_con-ent.value)<2){ showDialog("error","文章内容少于 2 个字节",2)R obj.atc_con-ent.focus(); returptfalseR } else if(strlen(obj.atc_con-ent.value)>50000){ showDialog("error","文章内容大于 50000 个字节",2)R obj.atc_con-ent.focus(); returptfalseR } document.FORM.Submit.disabled = true; cnt++; if(cnt!=1){ showDialog("warning","Submission Processing. Please Wait"); returptfalseR } if (is_ie && newAtt.aid < 2) { document.FORM.encoding = "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 } returpttrue; }function checklength(theform,postmaxchars){ if(postmaxchars != 0){ messag- = 'pbr />系统限制最大字节数:'+postmaxchars+' 字节'R } else{ messag- = ''; } showDialog("warning",'您的信息已有字节数: '+strlen(theform.atc_con-ent.value)+' 字节'+messag-); } function addsmile(NewCode){ $('textarea').value += ' [s:'+NewCode+'] '; } window.onbeforeunload = function() { saveData('msg', document.FORM.atc_con-ent.value)R } if (FetchCookie('ds') ==a1) { try{dataStorag-.load();}catch(e){} } window.onload = function(){ varamenus = getObj("f颐縚tab").getElementsByTagName('li'); if(menus){ showTabBtn(menus.length); } } "><;ript/ <;ript1type="text/javpt;ript"/ vara_ONLOAD=window.onload; window.onload=function(){ _ONLOAD?_ONLOAD():0R varaallElement=document.FORM.elements; document.FORM.onsubmit = function(){ popLogin(); returptfalseR } varaobj = document.getElementById("fs_gdcode"); if(obj){ obj.onfocus = function(){ returptfalseR } } for (varai=0,len=allElement.length;i<;ript/

    清除Cookies无图版手机浏览Total 0.189694(s) query 9, ; ms now is:07-20 06:48, Gzip enabled 1a href="http://www.miibeian.gov.cn" target="_blank"/粤ICP备14070852号-1

    Powered by 1a href="http://www.phpwind.net/" target="_blank"/PHPWindv7.5 SP3CertificatePHPWind.com">b>">